jeannie

[无授权翻译]Close(Olivier Giroud/Aaron Ramsey) G 3.14更完

刷美剧和足球的小号:

译文标题:Close


原作:Close


作者:MarkClattenburg


翻译:abcdefgsunny


分级:G


配对:Olivier Giroud/Aaron Ramsey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742312/chapters/15408070?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4392815


Aaron将门卡拔出来,伴随着轻微的开锁音。他小心打开门,以免吵醒他那已经睡着的(美丽动人的)室友。或者说他希望对方在这个点已经沉入睡梦,鉴于第二天他们还有一场硬仗要打。Aaron迅速闪进房间,轻手轻脚地关上门。在快速洗了个澡后他轻轻走向自己的床,房间里的灯都已熄灭,他所能听到的,只有轻微而缓慢的鼾声,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想,Olivier已经睡了。


“Oli?”Aaron对着房间里的一片黑暗轻声询问。没有回复。每场比赛之前他们都需要良好的睡眠,但这并不是普通的比赛,而是欧冠四分之一决赛,与尤文的对决(应该是虚构,并没看到这场比赛)并不会让情况变得轻松丝毫,而且鬼才知道Olivier被舆论赋予了多大的压力。然而当他走向他端正摆放在衣柜旁的提箱时,Aaron被绊了一下,可能是鞋子或类似的东西,“见鬼…”Aaron在呼吸间隙轻声嘟囔了一句。


“Aaron?是你吗亲?”Olivier轻声说,他的声音被浓郁的睡意包绕。他的口音总是能使Aaron的心跳漏上一拍,即使是在听了几个小时之后。


“抱歉吵到你哈,我被绊了一下。”


“没事,拜托上来睡吧……”Olivier的牢骚从显然不是他的床铺的位置传来。


“……你在我的床上?”Aaron轻声喊了起来,而Olivier只是哼了一声以表同意,“为啥?”


“因为你的床更舒服。”Olivier埋在枕头里的声音模糊不清。Aaron因此缓慢地挪向Olivier原本的床上,鉴于他自己的已经被占据了。当他坐上床沿时,Olivier突然转身,现在他正对着Aaron了。“Rambo,你去哪?”


“去睡觉……因为现在已经很晚了而我们明天还有场硬仗!”Aaron窝在被子下回答。


“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我是说为啥你要去那张床上?这里显然还有很大位置啊!”Olivier用上了他专有的强硬而烦躁的语气(起床气?)。Aaron没有出声,但从Olivier的方向传来的布料摩擦的声音无言地向威尔士人宣告年长的那位并不接受沉默作为回答。Aaron感觉到被子被掀开的动静,而后突然的温暖包围了他。


“Oli?”他低语,在法国人手脚并用地圈住他之前。


“嗯?”Olivier埋在他的颈后模糊应答。


“你为啥在我的床上裸睡?”


“我想着你可能会冷。”


“呃可是我并不…那没道理啊因为怎么……”


“嘘……你不是想睡了吗?晚安Rambo。”Olivier换上安抚的语气,亲了亲Aaron的后颈。Aaron不得不噤声了,这种情况下他还能说什么?他决定闭嘴因为他并不想在如此傻帽的事情上引发一顿争论,况且眼下正值早上1点,而他们明早8:30就得起床,不对,今早。


事实上Aaron的确喜欢与Olivier靠的近近的,但他才不要承认这个!鬼才知道他得怎么应付Olivier对此的评价呢。


~


他们输给了拜仁,正如某些体育杂志所预测的那样,首局主场在酋长球场展平而客场1-2的成绩,使他们被踢出了欧冠杯。又是无法触碰半决赛或决赛的一年。Olivier只打了上半场全场与下半场的几分钟,在又一次欧冠四分之一决赛出局的过程中,他的板凳时间已经足够多,胜于他所品尝到的苦涩,但当他看到Xabi Alonso(龙哥我对不起你……我只是忠于原文……)对Rambo所做之事,导致后者紧咬牙关蜷缩在地上时,他的痛苦达到了顶峰。所有人都知道Aaron不是个会假摔的人。所幸Per赶在Olivier做蠢事之前及时拦住了他,不然他恐怕会被直接罚下场。天知道他会对Xabi那张漂亮的脸做什么。没有人能那样伤害他的Rambo。而正是对Aaron的关切之心,使赛后的情况变成了这个样子。


更衣室一片沉寂,但并没有人真的因为失利而崩溃。他们都清楚除非奇迹,否则在安联球场打败拜仁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不知怎地,Aaron的动作更让Olivier困扰了,他在更衣室里的动作看起来缩手缩脚,显然也不是因为失利的缘故,但换衣服的时候看起来总是令人不太舒服,Olivier仔仔细细地将他扫描了一边,得出了结论。都是因为疼痛。随着时间流逝,更衣室逐渐空旷。Aaron尽其所能小心的来整理他的东西。


Aaron注意到更衣室只有他一个人。他的下巴疼得厉害,但他试图不表现出来以惊动他的队友,但现在疼痛变得难以控制了。他将体重转移到相对好一点的那条腿上以分散尖锐的疼痛。当他全神贯注地控制住自己的动作以免让伤腿更疼时,Aaron没注意到Olivier站在了他的身后。


“Rambo?”他开口,够到Aaron的手臂,温柔地按摩着,“你还好吗?”


“你总喜欢这么问呢,是的我很好,没啥大事,可能只是冲撞导致的酸痛而已。”Aaron试图说得像无关紧要的事情。


“为啥你还觉得你能骗得了我呢?如果只是碰到,你也不至于一瘸一拐的了。”Olivier看起来那么冷静,Aaron因此而在他的触碰中放松下来,他转身抱住了Olivier。


“是很糟。我不知道具体怎么整,但下周比赛我肯定上不了了。”他埋在法国人的颈侧喃喃。不知为何,Olivier的触碰使威尔士人感觉舒适。仿佛回家。他们花了几分钟抱在一起,直到Aaron撤回身,提醒两人还要赶车的事情。


回酒店的路上大家都很安静。就像几乎每次终场哨响的一刻。Aaron坐在Olivier身边,各自听着音乐,沉默地享受着彼此的陪伴。当他们终于回到酒店房间,他们无言地准备上床睡觉。让Aaron大为困惑的是,当他来到自己的床上时他发现Olivier不在那里,他安安分分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威尔士人迅速穿过房间,效仿了Olivier前一晚的举动,躺在Olivier身后将他紧紧抱住。


 “亲亲我,”他在黑暗中低语。年长者转过身,面向Aaron,快速地抹去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那个亲吻是Aaron当时最为需要的东西,充满热情、关切,尝起来就像是Olivier,像马卡龙,美味,简单而精致。


突然之间,所有的客场比赛,他们都不再孤单了。


END


(授权申请在首更还是微博里,原图已删懒得再放了,好困)


现在想到这场比赛还是很难过啊,然而人家确实很强啊


以及,好好好好想看厄祖自传啊啊啊啊!!哎然而买不起QAQ如果有大大有资源且翻的求带上我啊~

评论

热度(12)

  1. jeannie刷美剧和足球的小号 转载了此文字